科幻短片《创世纪》–对话罗攀:摄影师的挑战在于找到合适的语言,用合适的工具去完成它

    科幻短片《创世纪》是由罗登罗攀罗氏兄弟创作的一部科幻短片,也是我们最近完成后期制作的一个项目,从《烈日灼心》到《我不是潘金莲》,一直很喜欢罗攀老师的作品,另外也一直在关注罗攀和罗登老师的播客平台–硬影像,对其中一些关于电影的言论颇为赞同(例如之前转载的罗攀老师讨论关于胶片的文章别纠结「胶片感」了,数字时代的电影应该是一场彻底革命),所以很荣幸能通过由罗登导演罗攀担任摄影指导的《创世纪》这个项目中一同进行合作和交流,在完成这个项目的过程中跟罗攀老师沟通和交流很多,这里我们转载一下由SONY和影视工业网采访罗攀老师关于《创世纪》前期创作的内容和想法,里面有很多关于《创世纪》幕后制作的干货哦,也感谢影视工业网和SONY公司为我们做了这样一篇直击幕后的文章,后序我们还会写一些关于《创世纪》后期制作的一些内容和思路与大家分享。

    F65拍摄了《机械姬》《遗落战境》《超体》等多部国外科幻大片,科幻在国内是很少人去碰的一个题材,受人瞩目的《三体》也正在经历着各种“水土不服”。即便这样,国内还是仍然有人稳扎稳打地探索着自己的“科幻片”。《创世纪》主创是“兄弟档”罗登和罗攀。兄弟二人同为北京电影学院毕业,分别为导演系和摄影系。在《创世纪》中罗登是编剧和导演,罗攀身兼摄影制片美术道具等多职。这并不是一部商业作品或者艺术片,而是他们为科幻长片做的一些探索。

    在拍摄中使用的摄影机是两台F65,这次采访是影视工业网,索尼组织,邀请了另外一家媒体,进行了“多方会谈”。

    为了阅读方便,文章对采访内容有所调整和删减。文章主要分为以下几个部分:


·《创世纪》的由来及影片创作过程
· 对待科幻片、以及科幻片市场的看法和观点,以及兄弟俩的“野心”
· 为什么选择使用SONY F65来拍摄,怎么看待这款摄影机?
· 摄影指导在面对这样一部影片时在拍片现场遇到的真正挑战是什么?讲过去的故事一定要拍出怀旧感吗?
· 影片的调性一定需要像胶片吗?摄影语言要有现代性。为什么以前好莱坞电影影像大都是逆光用的多、夜景会泛蓝?
· 是什么因素决定了摄影师/租赁公司选择主流摄影机

 

-以下内容中Q代表影视工业网疑问,L代表SONY公司F65产品经理李建新的提问。

一:《创世纪》的由来及影片创作历程–“爱情到底是什么?我觉得主要是孤独”


Q:能先给大家简单介绍下这个短片项目的创作背景吗?

罗攀:行,这个项目背景大概是这样的,我跟罗登两个人,曾经搞过关于科幻片的剧本,然后我们拿去跟一些投资公司聊,他们都很感兴趣。但是他们对中国的科幻片抱有一丝怀疑,中国的科幻片能不能做好?市场能不能接受?他们想象的科幻片,通常都是场面那么大,想着肯定弄不好。于是我发现我们两个怎么说都没有用,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去做一个短片,去让他们看看,我们的科幻片是要做到什么样的成本控制,是个什么样的科幻概念。所以出于这个目的,我们要拍一个短片,这是最开始启动这个短片项目的原因。
其实这个短片故事的讲的就是一个梦境,讲的人工智能控制了人类最后一个女孩的故事。

Q:现在这个项目已经拍摄完成进入后期制作阶段了吗?
罗攀:在剪辑阶段。在这个项目刚刚开始做的时候,其实非常的巧合,在前几规划完成以后,给爱奇艺他们看过,他们问得花多少钱完成拍摄?我说这个估计要200、300万。他们说短片一般预算大概在70、80万。但在这个成本下不可能做完这部短片。然后我们找到先力影视器材租赁公司的贺总,他一听觉得不错。于是把我们原来的大电影剧本也拿到了香港,看过以后也觉得不错。他们就想把这个科幻剧本搞成一个长片,但是我们坚持说先拍一个短片看一看。其实在这个短片里基本整个故事的90%是在影棚拍摄,是在一个密闭的空间,一直到故事的最后这个女孩走出去房子。所以在影像格调上,有人跟我说有些像《机械姬》,其实刚好这个剧情是《机械姬》反过来。在《机械姬》里女的是机器人,男的是人类。而这个短片里面的故事是反过来。而且从影像格调上来说这个影片整个影调从一开始策划时候就是偏向比较暗一点,这与《机械姬》有很大的区别

Q:一共拍了多少天?
罗攀:摄影棚拍了7天,户外拍了1天。


Q:那女孩是最后一个人类吗?

罗攀:是人类消灭掉了,然后你看桌子上杯子的代码是087,也就是前面有86个失败的产品,人工智能想要获得人类进化的核心爱,但是没有成功。他们这一次派了一个机器人进入梦境,因为梦境里可以做任何事情。
罗登:未来会交代她逃离这个封闭的空间以后,她走到一个沙地,上面有个047号饿杯子,这隐喻是前面一些失败的试验品。


其实我们不想做太直白,因为毕竟我不是面向所有的观众,太直白了意义不大。我们是一个短片,并不是面向商业市场,所以我觉得其实主流观众还是一些比较有兴趣、电影观赏水准略高的人。当然我并不是说直白就是不好,因为他关在一个小屋子里,他没有那么多的冲突。所以在戏剧冲突比较弱情况下,再直白就比较难看了。


Q:这个剧本大概写了有多久?

罗登:剧本只是写了大概五天,场景就在一个屋子,两个演员。一开始只想讲人工智能囚禁一个人类的少女的故事。一开始想得也比较简单。就是一个男孩进入了这个空间,跟她相爱了,后来发现剧情如果这样的话就非常没意思了。因为这个角色有点儿像《神雕侠侣》里面的小龙女,关在一个古墓里头。但是《神雕侠女》之所以牛的地方在于小龙女被强暴了,丝毫不影响她的纯洁。我突然想,其实我需要一些“暴力”,因为一个女孩只是爱上一个看上去人畜无害好像很可爱的少年,这个故事其实没有太大的意思。那么爱情到底是什么?我觉得主要是孤独。这个女孩最终爱上了这个男孩,有多爱其实也并不是,只是一成不变的生活多了某种因素。一旦我把这个东西拿走你是受不了的。一旦享受这种二人世界,尽管这个二人世界不是那么美好,但是一旦你享受过,然后又消失了,那他就不干了。

我的剧本其实讨论就是爱情的主题。对人工智能来说,其实她就是因为孤独,她并不是想要占有这个男孩。所以她决定用自己来换取这个男生的生存,我们讨论的是这个。不是说我们讨论一个从来没见过人类的少女,来了一个阳光少年就爱上了,就结束了,不是这么简单的。

Q:项目中您两位大概的分工是什么样的?
罗登:我是编剧导演,他(罗攀)身兼很多,制片人、美术、摄影。
罗攀:因为我们钱不多,其实这个钱还是贺总投的,帮了这个忙。找演员、谈钱、统筹,所有的事情包括道具,制片之类的都是我在负责。


二:对科幻片、中国科幻片市场的看法,以及兄弟俩的“野心”— “对于科幻片,国内电影工业本身没有做好准备,观众也未必”

L:不知道方便不方便透露,这部网络电影的投资大概多少?
罗攀:200多万,这对于网络公司来说的话已经太大了,他们觉得80万就够了。
罗登:这不算网络电影,因为片子上只有三个人,是一个科幻短片。
罗攀:搭景的成本,器材的成本,外拍的成本。我们现在预算,除了搭景费用之外的现金费用就100多万了,还有器材,大概200万,已经远远超过了一个网站愿意在一个短片上投入的成本,这个还是有风险的。但是我们俩坚持,因为就是要探索科幻这个类型的片子;第二,我感觉今年年底或者明年,科幻片在中国会是大家比较愿意去尝试的一个片种。那么这个片子我想我们这么努力去做并不完全是因为艺术,而是因为它可能是下一个时代的来临。我们做这个东西,想占一个先机,我个人认为对你们来说也是先机。因为在国外我知道很多的科幻片都是F65拍摄的。

L:这个电影短片只有30多分钟,我比较好奇到时候会在什么途径上投放?
罗攀:第一我们是想参加电影节,大电影节和短片节。它绝对不是一个艺术片。我觉得是一个靠故事和给中国电影市场带来一个“新”的片种的优势而参加。其实这个类型在国外也有很多,但是对中国来讲太少了。第二是网络,付费观看。因为有一些网站看了觉得很不错,还在谈。最重要的是让大家看到这部片子。还有就是在各种学术交流,各种跟影像有关的平台上分享。

L:也就是说从一开始,您并没有期待用它来赚钱?
罗登:这个肯定不赚钱。我们最开始的初衷和最后产生的结果未必一致,最开始的初衷就是为了拍一个大的电影而做一个短片,也没有想过贺总那么慷慨。一开始我们说自己凑一点,掏一点腰包就拍了。但是后来发现不行。
虽然是我觉得中国科幻片时代要到来了,但是我觉得中国的电影工业尚没有做好准备。大多数人觉得可能是特效等一些工业流程上的东西,其实不只是特效。特效部分我觉得反而跟国外的差距不大了,真正差距大的是美术、造型、工业设计、思维模型、演员。因为你知道我们找科幻片演员很难,我们也不敢用明星,就得用一些新人,就很难找。因为很多演员的气质不是工业文明的气质。所以也就是说,我们这个国家其实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所以我觉得这个片子就是一个试探,我绝对没有说它会掀起多大的浪潮,我还是寄期望于科幻大电影。

罗登:我们的科幻大电影剧本讲述的也是一个跟人工智能有关的故事,但是他并不是不是发生在一个屋子里。只不过我觉得现在在中国现在比较容易做到的,就是我们所谓的软科幻片。像我们过两天要看的《独立日》续集,这是硬科幻片。软科幻片相当于《HER》这样的,但是《HER》当然比较文艺,我那们的那个剧本是属于介乎于软科幻片、硬科幻片之间,他是用科幻的方式讲一个爱情故事,但是它有硬的,也有软的东西。我当然是为了那个做准备。但是我觉得在现阶段,依然准备的没有太充足。 

不仅仅是电影工业本身没有做好准备,其实观众也未必。但是我觉得它肯定要到来,因为中国现在的电影的市场那么大,全都局限在喜剧、动作这一类型上是很危险的。因为同类型的影片扎堆之后,片商那么有钱,会更愿意拓展各种各样的类型。好在科幻片是相对人畜无害的。科幻是一个富有进取精神的,面向未来的,更偏正能量,更容易获得市场的认可,是这个意思。

三:为什么会选择使用F65来拍摄,怎么看待这款摄影机?–“F65不一样,干净,透亮,肤色还原很好,高亮皮肤能拍出瓷器的感觉”


Q:为什么会选择索尼F65来拍摄这部短片?

罗攀:我个人之前并没有接触过F65,这是个很巧的巧合。当时在先力问器材的时候,问到有什么机器。先力说F65用不用,我说可以啊,我没什么障碍。我以前也跟赵小丁老师聊过,我问他,您对摄影机选择有什么喜好。他说每个机器都有不一样的特点,这其实取决于影像的特点,他跟我提到说可以试试F65拍。我就说你怎么看F65,他说这机器不一样,不能说好或者不好,看你要什么效果。在先力看到有F65,就选择使用了,契机就是这么来的。

Q:前期有没有做过一些测试?因为毕竟要拍片子,肯定要做一些一前期的技术测试,来满足拍摄需求。
罗攀:谈不上严格的测试,实际上就是在找了一些演员,试演员。不知道决定谁来演合适。叫演员来发现与其面对面的说,真不如在镜头上看一下。而且我们测试还是比较严格的,妆呀、服装都已经弄得好的。

Q:就直接带妆试镜了?
罗攀:对,带妆试镜。他(罗登)试演员我试机器。我是看了一眼,我大概知道F65出来的画面是什么样的,那是一次测试,第二次有更正规的测试,我们把景都搭得差不多了,基本上快搭完了。应该是5月30号那一天,把所有已确定好的演员叫来,然后我们要了两台F65,开始决定用哪款镜头来拍。宽荧幕镜头,球面镜头,MP啊库克啊都试,摆好。第一我是想试一下我用哪个镜头来拍,第二我还是想看这个景哪里更合适。看完以后就正式开始拍了。我6月1号拍的,前期测试过两次。


Q:测试主要还是围绕着什么测试呢?比如说色彩、低照?

罗攀:是这样的,通常对于影像工程师来说,更看重宽容多大,然后色域多广。但其实对于摄影师现场工作来说,那个不占主要权重。在拍摄现场,我大概一看,从亮到最暗,我们心里就有数。监视器监看的是709,它其实并不是原始文件的宽容度。RAW文件的信息用肉眼是没有办法看到的,你要不就选择套709,要不就把文件拿到后期公司看一眼。在测试时,我最最重要的目的是看一下还原,我用肉眼看到的肤色是什么样的,拿F65看是什么样的。然后我在不同的色温下观察和我以前用艾丽莎拍摄的区别是什么。有了区别,更重要的是这个区别对于我们的科幻片短片是有利的有害的还是说无所谓的,这才是最最关键的话题。就是这个影像合适不合适我们科幻片的拍摄。

宽容度14档。我感觉实际上意义不是很大。为什么?因为根据影院放映的条件,索尼机器再大的宽容度,你在银幕上能看到的就8档。而对于普通观众来说,他不会看这些。而即便是电影节,就是评摄影奖也没有人看,也是看你的造型。只能说,宽度大能给后期能留下不少余地。

还有就是从我个人的习惯,我对画面宽容度不是那么痴迷。我认为电影的艺术就来自于限制。举一个例子,肉眼能有23档宽容度,但是人们平常看这个世界觉得没意思(没艺术感)。油画或者黑白相机它宽度小,亮的就曝了,暗的死黑,它反而成为一种艺术手段。就像我们画版画一样,黑就黑,白就白,它实际上是把这个现实抽象化了。就因为有宽容度这个概念才产生艺术,所以我拍片的时候,不是那么强调宽容度,我不会刻意的去把这个14挡全部都表示出来。如果刻意的去表现宽容度虽然画面会感觉非常均匀,但是失去了情感。我特别注重的是成像的色彩,色彩的表现力是倾向于什么方向的,这对于一段影像来说应该来说是最重要的。
就那个测试,没有太看重宽容度。我觉得我们平时控制了八档、九档就差不多了。

Q:那就是在现场,就是之后的那次测试您确认了F65在色彩上是满足您的科幻片的拍摄需求的,它的还原能力,它的色彩这方面?
罗攀:F65的确跟我想得不太一样。我第一眼看觉得特好,有什么不一样呢?就是可能跟我用的镜头也是有关系,我用的是富士能的18-80的镜头,非常的棒。监视器去看细节,我肉眼认为他已经超过了MA。我首先感觉F65画面非常的透亮,非常锐利。它的色彩偏淡雅一些,我觉得比较适合我们这部影片。但是这个片子,我跟他(导演)讨论,我们片子走哪个调子。是特别厚重的那种油画的调子,传统的调子,还是说一个科幻电影的,就是科技感比较强的调子。就因为它不一样,跟我平时拍的东西不一样,所以反而我想试试这部机器。

Q:拍摄的时候是用RAW格式去拍?
罗攀:对。我自己的感觉可能是有一些担忧:对F65不熟悉。比如说我以前用艾丽莎,或者用胶片拍的话我也能大概知道,它的影像是一个什么样的。之前我参考过两个片子,《机械姬》我看了一眼,个人就觉得没有想象的那么好,它的精美度和肤色没有那么好。但是美国的条件比我们好,我们钱才这么一点。我又重点看了《遗落战境》,也是F65拍的,镜头也是18-80,那个片子跟我想象中的索尼影像是非常像的:透,光洁,锐度高,色彩不是那么饱和。我看了美国摄影师杂志的文章,说他们希望拍透亮、干净的画面。这个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那个片子整体比较透亮,我这次要用比较暗的影调,因为没钱搭景。你弄亮了得有东西就会表现出更多场景上的细节,所以我想拍暗的调子,但是也得很透亮。我有一点担心,担心是不是跟我控制的不一样。在我拍到第一天结束的时候,我基本上放心了。

我刚才提到一点是说,你不可避免提到F65和艾丽莎的区别,这是非常大的一个话题。但是这是你无法避开的话题,到底区别在哪?罗攀你为什么选择这个?你觉得它好吗?我绝不说不好,因为大家都在用。摄影师最大的难题是找到准确的语言。找到了准确的语言,还得有一个准确的器材才能完成。


Q:那您认为F65的画面语言怎么样。

罗攀:它的画面风格比较适合这种要求:高清晰度,透亮,适合科幻题材。它当然也适合别的,没有必要说它是科幻专机。第二就是说,我们大量的室内很暗的环境,在相对暗的环境下,我是想说暗中更暗,这是我的要求。这个片子要达到这样效果有两个要求:第一,就是暗部细节干净,第二就是肤色还原,这是被很多人忽略掉的话题。拍摄的是演员,对肤色的控制是很多过摄影师不是特别重视的话题。你拍任何一个人,把肤色控制得特别舒服,比打光打得漂亮更重要。因为中国人的脸型其实不怎么好打光。

艾丽莎我记得在肤色还原的时候,它跟F65不一样。我现在看,亮度很高的女孩的皮肤F65做得不错,你能感觉有瓷器的感觉,陶瓷,这是很难做到的。当然你还有色温控制。就是我用4300来拍这个环境,4300对于一个女孩来说皮肤是非常好的。因为4300是比基准色温稍微要低一点。对于白皮肤来说,在自然光反射的时候,反射最明显的就是蓝光,你肉眼看不到,但是在稍微偏低的情况下,那个蓝紫色光波会特别的敏感,造成白的东西,暖的色波全部拿掉了,滤掉了。所以女孩的皮肤像陶瓷,哪个女孩不喜欢这样呢。

你看我刚刚拍的,有些时候我会用暖色调勾勒,但是皮肤度成一种琥珀色的,这是技巧。但是可能艾丽莎也可以做得好,只是说没有人这么去想。我是感觉,F65对肤色还原高亮度皮肤做的特别好,这是细节。


四:摄影指导在拍片现场的真正挑战是什么?讲过去故事的题材一定要拍出怀旧感吗?–“摄影师这份工作,真正打动观众的,还是你拍的东西给人传达情感”

Q:这个片子对您有什么挑战呢?用F65的8K来拍摄的话。
罗攀:一个片子涉及的难度,不在于场面要多大,1万人的场面不是难度。第二,现代电影来说,说场景上要控制,只要有钱都可以做到,不存在技术上的问题。就挑战来说,就是除非因为客观的原因,使你没有办法打灯。我觉得这个对电影拍摄是一个特别偶然的现象。现代电影,你有足够的精力和时间控制好灯光。所以说对摄影师最难的不是处理这些,对摄影师而言肯定是找到合适的语言,找到合适的语言以后,还找到合适的工具让语言完成。不管哪一个片子都是这样。

我曾经在网上写过一篇文章,叫做《怎一个K字了得》。而每次大家都在聊2K/4K/8K。但是我当时提出来电影真正打动人的,真正打动观众的,还是你拍的东西给人传达情感。中国有很多好的摄影师,但是中国的摄影师,或者整个电影圈对摄影师的工作要求就不高,就是要完成拍摄,没有太关注最基本的电影手段,色彩表现、光影怎么样。高清升级为4K,就拼命开始抓这个。其实这个K是不停地往前走的。对观众来说,就不那么重要。所以您刚才说的挑战,其实是语言的合适,找到一种精确的语言。我没有说我找准,因为一个摄影师能够找到一种语言,并且把语言能够找合适的机会完成,是非常困难的。

这个市场上任何一家摄像机都有一个问题,就是趋同。任何一个厂商,都不可能把自己的摄像机造得跟别的摄像机都很不一样,因为他要担着卖不出去或者没有人用的风险。阿莱敢做吗?不敢,因为你要考虑到电影是大多数人去看。所以我觉得摄影机上市,他们在技术上进步不大,也不敢做得多么出格,就是他一定要照顾市场习惯。这就造成了你选A、选B、选C区别太小了。就包括用我的眼睛看,用同一个镜头,拍一个人坐在那儿,艾丽莎、RED 、F65拍完让我看,除非对比的时候,单个我不敢确定我一眼能分辨出来。连我们专业人员都看不出来,观众就很难了。《遗落战境》是科幻的,他们把它定义一个概念,为了科幻片,就是要做到,高清晰,高透亮,高质量的。

拍的第一天我觉得F65非常符合我想要的。干净,透亮,清澈,最重要的是它的质感是一种很逼真的,我并不需要浓烈的传统电影感。这就是我刚才跟你说的摄影师挺难的一个事,你首先找到合适的语言,第二你找到合适的工具来完成语言。还有就是跟电影工业中其他的部门进行配合,虽然是一个小剧组,服装也是我们两自己商量的,包括场景的颜色。

反正这次拍摄我总体感觉,我要突破以前的传统的概念,就是把“画面得像胶片”,这个概念给扔掉了。为什么要像胶片?像胶片并不是一种错误,是一种艺术选择,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像胶片。比如有人找我,我们拍一个19世纪、18世纪欧洲宫廷的片子,是不是应该特别油画感?当然是一很好的选择,但是我也可以拍成非常透明,很锐,很真实,就像一个人真的回到那个时代,也可以,没有什么不对。这个数字影像以后发展下去就是可能走到这一步,越来越逼真化。李安的120fps,我觉得其目的无非就是更像真的。

前一段时间我要筹备一个片子,后来我也去不了了。那部片子要拍文革,拍藏区草原。我就想过,F65一般人不会选。因为根据惯性思维,大家怀旧一定要用艾丽莎+变形宽荧幕,要暖调,这是一种方法。但我跟导演说的是记录真实,就是这里面情爱的故事,那个时代情爱故事,拍摄出来的感觉就相当于我回到那个时代,影片没有那个怀旧的调子,阳光还是那个阳光,只是穿衣服不一样而已。我想要得那种影调是,光都是白光,清楚,真实,然后用3D拍或者肩扛拍,我想让你感觉很逼真。这个故事讲了当年男孩与女孩之间的爱情故事,什么都是极度真实的,不要怀旧。我想要的就是破除一切怀旧的调子,一套真实的。所有的皮肤,光滑像被水洗过一遍,所有景物被泉水、瀑布冲了100年以后,那个东西是干干净净的。当然遗憾就是没去拍。这就是我们要的,这个手段可以创新。就拿《末代皇帝》来说,我觉得也可以用一种新的手段再拍。

五:需要像胶片吗?摄影语言要有现代性。为什么以前好莱坞电影逆光用的多、夜景会泛蓝?–“电影工作最重要的不是清晰度,不是宽容度,也不是后期多好,最重要的就是视觉语言的现代性”

Q:不一定要追求“胶片感”?
罗攀:我觉得可以这么说。这里提出一个很重要的观念,就是“需要像胶片吗”?你看现在中国电影,我看到的国内片子,很多电影都是话题(舆论),根本没有把心思往影调上去琢磨,不琢磨这个事情。《美人鱼》票房那么高,但是我在看预告片都不想看了,我真的觉得影调拍得非常糟糕,影像的魅力和现在电影该有的都完全没有。

4K电影还是少,没有几个,因为中国也不怎么重视。在电影工作中最重要的不是清晰度,不是宽容度,也不是后期多好,其实最重要的就是你的视觉语言的现代性。中国电影落后世界电影多少年了?落后有20年、30年,我们拍的画面能看的东西,都是拙劣的模仿,你没有一个特别强大的语言的系统,几乎是无序的。欧洲电影有欧洲系统,美国有美国的,美国不同的电影有不同的系统,他做得还不错,我们没有。但是我们的摄影师论坛,包括电影论坛,提到摄影这一块,都把艺术扔到一边去了,主要谈的是技术问题。

因为懂的人少。我观点是这样,我觉得有一个共同的事情,是影像的现代性。比如说现在要观众看,一个90年代的美国电影和2000年的美国电影,观众一定能看出来,这个老一点,这个新一点。2000年左右的电影和2015年的电影一定不一样,他会感觉到不一样。

我们就说科幻片吧,《终结者》第二集,你现在看那个影调,我觉得用光啊,还是有点老,比如夜景泛蓝。这个影像的现代性,观众是可以感受到的,摄影界更应该能明白的,但是我们没有太多的去讨论。为什么影调老?为什么以前好莱坞电影逆光多?逆光是干嘛用的?都没有人去想。

以前的大光孔景深很浅,早期电影镜头4到5.6的光孔,他做不了那么大,镜头小就像场小,像场越小景深越大,这是一个基本的光学原理。你打光的时候,你暗部和人得靠多少灯去打?他没有那么多灯。而且那么大的景深,比如说5.6拍摄,人跟背景都是一样的实,观众分不清主体怎么办?而逆光一下子把人和背景分开了,就形成一个摄影语言了,其实逆光最早是干这个用的。

我刚才说的《终结者》第二集里面的夜晚是蓝色的光,为什么夜晚发蓝调?因为胶片的感光,感蓝层是最敏感的。打一点蓝光,感光的荧颗粒分布最快,漂白以后留下的荧颗粒最多。所以夜晚你打红光,怎么打光曝光都表不起表。就是你打一点蓝光,这个胶片很容易就曝光了。所以为什么大量的蓝光的原因。而现在的电影,不用胶片感光,他就不需要打蓝光了,打白光也可以拍,我打红光也可以拍。 为什么现在夜晚发暖调?因为用了街灯。传统胶片拍摄,街灯不够曝光,现在都可以曝光,所以现在的影像就不会出蓝调了,这就是原因。这是影像现代性怎么来的,跟技术有发展有关系。


六:是什么原因决定了摄影师/租赁公司选择主流摄影机?–“一批人用什么器材,是由上一部分成功的人影响的”

L:以前用过索尼的机器吗?
罗攀:以前我们两个拍过一个小片,是索尼HDC950,我记得非常清楚。950之后没有接触过索尼。那时候是《星球大战》第一集用的是F900,潘那维申改装了下,第一集看完之后,你几乎不能相信那是F900拍的。因为当时中国F900,电视剧剧组大量的使用。你很难想象,中国的电视剧剧组使用的摄像机,在《星球大战》前传也在使用,但是人家的画面跟你的画面完全是两个世界,这是怎么回事?所以我们说,其实这不是摄影机本身一个元素在起作用。

那个时候就想,我现在得出结论,我们中国现在有很多高端的摄影机,但是只用了他10%的能力。现在有人说罗攀你拿950拍吧?拍呗,镜头是一个很重要的话题,和后期调色。 喜欢哪款机器我就去用,但是我们现在的很多摄影师不是,大多数是听说艾丽莎、F65来了,我就要用,8K我要用。至于你会不会用,或者怎么用,为什么用它都不知道。

罗登:这就是为什么我已经不再去看NAB,前几年我是经常去看的,后来我发现意义不大,因为不想成为器材党。因为说句实话,技术的发展已经远远快于人使用这个技术的能力,甚至远远超过了。

L:昆汀的《八恶人》还用70毫米胶片机器拍,据说这个机器拍的上一个大制作,还是在几十年前。
罗登:这个电影我在加拿大看了一次,其实很奇怪,95%的戏在屋子里头,然后95%的镜头就是特写,昆汀的电影就是一堆人就是聊天嘛。这个戏为什么要用70毫米?他当然有一些镜头是科罗拉多大峡谷,在下大雪,但是那个镜头并不多。所以也有一点费解。我觉得他们都是60、70年代出生,经过了80年代的电影黄金时期,他们对于那个时代的电影的历史记忆太深刻了,他一定要用。因为他里面所有的镜头的拍法,摆法,包括片头字幕全部是照着80年代美国B级西部片的模式搞的。而那个时候西部片,美国电影业为了跟电视竞争,他就是大荧幕,就是要回归我们所谓的黄金时代的电影。

但是中国人的器材观念不是这样,我们不是对某一个电影时代的怀念,我们就是什么东西最贵什么东西最好就想用,至于它是怎么用的其实不关心。


关于RealColor:

   锐彩数字影像(http://rcdcc.com)致力于数字影视信息资源交流共享及资源整合,我们搭载英国顶级电影DI系统Baselight,可提供从HD到4K级别的电影前期DIT,后期调色配光,流程管理,影片最终母版,HDR转制,3D视差校正,VR,色彩管理为一体的影像制作供应商,我们期望通过我们的技术,设备,交流以及共享,能让你的作品更添魅力.

调色师:王博

TEL:18401263055

微信:wx123888358

E-MAIL:admin@rcdcc.com


关注公众号扫描二维码:

 

The size difference is quite apparent, but the iphone 6 still manages to pack it all in a strikingly www.celltrackingapps.com/highster-mobile thin body
0 回复

发表评论

想要加入讨论吗?
请自由发表意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